电子厂一日游

我也不晓得我当时为什么要选择进厂,也许是为了那几块钱?但后来想了想如果我一直呆在里边,那我人可能会疯掉

引子

纯粹写着玩的,俩个月过去了,刚好还记得就打算写一下,文章逻辑可能有些乱,欢迎指出,本篇文章没有任何贬低人的意思,我只不过是把我所看到的,所想到的一五一十的写出来(那啥欲贼强

友情提示:

如果不是学校实习或者干嘛,千万不要进厂子,累死累活的,有这手艺活网上刷拼多多还差不多,如果是那种实在没活干的,那你可以考虑下

PS:以下内容绝对真实

正文

和往常一样,我在家里边刷着朋友圈,追着B站番剧,突然,一条消息出现在了我面前

XXX电子招聘普工
【招聘岗位】XXXX事业部 穿普通工衣 有坐有站 老厂吃住。
【招聘要求】男女不限,16-52岁,携带身份证
【薪资待遇】普工17元/小时,XXX工19元/小时 XXX工 18元/小时两班倒,包住不包吃。(备注:包吃包住,上班3天可以办理餐卡,餐费360元/月)。
月综合薪资5000-6000元;保险费40元/月。每月15-17号由厂里直接发15元/小时,每月底由公司补2元/小时。
【上班时间】08:00~20:00
20:00~08:00
【备注】离职需提前七天申请,自离无工资。

我第一眼就瞄到了那行薪资待遇,好家伙,一个月5k多,那我到那边俩个月,岂不是可以赚1w多,光想想就令人兴奋,这时候我开始对着那上面的薪资想入非非,等赚到钱,该买什么好,买iPad?赚学费?不,还是先把手机换了吧?可现实往往打我的脸,实话说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这点确实,有些人吃了苦,成为人上人了,但确忘掉他是怎么成为人上人的,而那些吃了苦,成不了人上人的,又在想该如何成为人上人。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奇奇怪怪,

停,打住,不在写了,在写我博客就没了,然后就会有一大堆人把这段话截图po到Weibo开始骂我,我只是玩梗,别太较真


总之当天我就跟爸妈说我明天要到厂里上班,我爸妈一开始是反对我的,但我想了想电子厂也没什么,到那边坐几个小时就有钱可以拿,这不挺爽,总之那时候还是挺开心的,没过一会儿就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了,包括我的笔记本电脑和高数一,带这俩玩意是在想,我如果当天工作完了,还有时间的话可以回宿舍学一学,卷一卷,可现实。。。

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,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滴滴,定位好地址,一看路费90多块,我吐了,但反过来一想,如果我呆个一个月,这回本率岂不是95%+

,很快啊,车子来了,由于兴奋了一晚上,在车子上很快就睡着了,一个小时的车程很快过去了,我打开手机正准备支付的时候,卧槽112.31元???不是90几的吗??后来司机跟我说走的高速,刷的ETC,额外付的,彳亍吧,走高速我认了,付了钱,快快乐乐的跑向电子厂(?)

这时候我还不知道电子厂有中介这个东西,我还以为介绍给我活儿的是厂子的人事部,可到了那边才发现,所谓的公司补贴,不是厂子补给你的,而是中介自付的,而且听说中介拉一个人头可以赚1k多(?)这点我还没实锤,我也不敢锤,锤了我就没了。到中介签了几张表后(卖身契),中介就把我领到了厂子的人事部,这时候我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工牌,给我乐的。可殊不知噩梦才刚刚开始

进厂子后开始分配车间,这家厂子很大(好像每厂都挺大的),几十间车间,每个车间几百号人,我分配到了一个环境还算OK?(满地线圈粉,一大堆PVC塑料片散落在地上)

行吧,我忍了,找到主管后,主管把我们拉到一个小办公室开会,我看了下同龄的有四五个,别的都是看着二三十岁的小伙,整个办公室基本都是男的,除了主管外,没一个女的。总而言之现场气氛挺尴尬的,一大堆大佬爷们面面相觑,除了那些新来的抬头看主管(包括我)剩下的都在玩手机。

主管跟我们说我们分到的是夜班,因为是两班倒,这里说明一下,两班倒就是一个月夜班,一个月白班,比如说你上个月做的是白班,那你下个月就要做月班,整个厂子都是这样,所以说,我好幸运啊🤞啊!头天就分到了夜班,好耶!可现实往往与此相反,我同学跟我说夜班干的活儿是最轻松的,可以带耳机听歌,而白班要忍受主管的嘴臭,做不好还要干嘛干嘛,唠叨一大堆。

开完会后,主管让我们回宿舍睡觉,毕竟上的是夜班,白天睡眠是必不可少的,这里补充说明下,我没住厂里的宿舍,听说厂里宿舍都是8人间,三四十多岁的小伙子挤在一起,有些人还抽烟喝酒,光这几点就劝退我了,于是我跟同学合租一间宿舍,就是水电费和住宿费AA,但我同学那间宿舍很邪门,不管白天晚上外面的消防报警器一直嘀嘀嘀的响,导致我整个早上都没睡进去,就算快睡进去了,也被那嘀嘀嘀吵起来,就挺难受的,整个白天都是嘀嘀嘀。

由于实在睡不着,我点开了已经下好准备看俩个月的《属性同好会》,原本以为能在这边看俩个月,没想到光是一个早上就看了8集,就这样熬到了6点半,和同学吃了晚饭(现在对我们来说可能是早饭?),我同学是订餐的,吃的是食堂里的,看了一下菜,基本上都是素的,有荤的话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,反正听他说挺辣的,不符合我们本地人的口味(胡建人,很少吃辣,大概)

初来乍到,还不知道这里的价格,就随便点了一下,一荤一素13块钱,Emmmmmm,有点小贵,我也认了,恰饭的时候还看到了一只Neko(猫),想上去撸,但怕被咬,就忍住了。吃完饭后我们来到了车间找主管,主管跟我们说,你们还要被分配到小车间,到时候会有人领你们做事的,而且厂里有打卡机这个很重要,要记得,不然一晚上下来忘记打卡就白费了,这时候的主管对我们还是挺好的(毕竟新人),她也不知道该说我们什么好,反正,我找到了我们小车间的领班,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他把我们列成

$$
\begin{matrix}
x & x & x & x & x & x \\
x & x & x & x & x \\
x & x & x & x & x \\
\end{matrix}
$$

然后挨个点人头,怕我们丢了似的,细到分男女,点完后差不多8点了,该上班了,进到厂里后,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流水线,每个人都像Robot一样定在自己的座位上,忙着手里的活儿(包括我),我也分到了一个位置,负责组装Circle,就是把线圈穿到膜具里,挺简单的,但这种活儿,说实话有点不适合我这种敲键盘的,没过一会儿我手就开始疼了。。

大概到了晚上21:00(接下来文章采用24h制),我对面一大哥开始发话,说以前那小妞儿怎么没来了啊,他是看着我说的,这时候我意识到我这个位置以前可能是个女的来上班,搞得我很尴尬,我也不敢出声,那位大哥看没人理他就没话说了,做了一小时,屁股有些疼了,稍微站了下,才发现我处在流水线末端位置,快接近最后一个工位,我身边的人除了前面那位大哥和那位大哥旁边的阿姨外,其他人看起来都跟我年龄差不多(还有几个好看的小姐姐,只不过坐的比较远),活动完筋骨后,我坐了下来,向旁边的小伙子搭话,我问他你做了多久,他说他来着快两个月了,以前在浙江上的班,我问他你为什么来这里呢?他说没书读呗,中考考太差了,父母也没怎么看好他他就出来打工了,也算是给家里边减轻一些负担,听到这我就止住不问了,没过一会儿,他反问我,那你为什么来着呢?我骗了他,说我是辍学不读的,然后他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,就继续干活了,又大概干了一个多小时吧,噩梦正式开始,到了晚上23:00,我对面大哥开始不耐烦了,说我做得慢,说我以前的小姐姐一小时能做几百件,这期间还不断用家乡骂人话(妈卖批?窑裤? | 四川的???)在我面前指责我,我听了也没说啥,就对着他笑了笑,那位大哥以为我听不懂,就变本加厉,一直嘴臭,

到了24:50,这是第一次下班(40min),领班叫我们出去休息一下,活动一下筋骨,毕竟待会有6个小时不能走动,我出到外边打了卡后随便买了点吃的,好像是炒饭吧-11,填充下肚子,路边摊就是香啊,24点了还有人在开摊,这让我想起了日剧的《深夜食堂》挺好看的,大家可以追一下,顺便,致敬这些劳动者,感谢你们,这么晚了还在工作。4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我到打卡机排队时,最少有3个人插队,我不知道他们是急着下班还是上班,你插队行为就是不对,如果人少的话我就跟他理论起来了,但无奈,那时候我前后都是人,打完卡后,进了车间,那位大哥和其他小伙都还没来,我开始了手里的活儿,有个路过的大哥,看了我笑了笑,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来的太早了,他们在嘲笑我,暗中表示我不懂得休息咋咋咋的,,反正,就继续干活了。

1:20到了,那位大哥回来了,足足晚了十几分钟,那位大哥说他去上厕所,Emmm,上没上厕所我不知道,但他肯定有稍微偷懒亿下,没过一会儿,大哥开始嘴臭了,大哥就是大哥,说话就是通畅,杠杠的,先是普通话操X妈是十几句,再然后是数不清的他妈,反正唠叨了至少3个多小时,抱怨着抱怨那的,说上天对他不好干嘛干嘛的,说别人开的工资比他高干嘛干嘛的,扯得很大声,巴不得让所有人听他的苦衷,影响最深的有一个打脸的片段,他说隔壁车间大主管会给他们发可乐,红牛和泡面,在那说了半天,说我们这没有,然后又说没良心啥的,但没过一会儿,主管给我们拉来了几箱红茶绿茶,那位大哥就不说话了,好一个真香,到了4点多,天微微亮了,我旁边小伙子止不住睡意带上了耳机,我见状也带了起来,但我对面的大哥一直在抱怨我做的慢,我也懒得跟他理,就笑了笑,到了5:00,第二次下班(40min),现在相当于吃晚餐,我到食堂点了个手抓饼-8,坐在长椅上没过几分钟就吃完了,然后看了下手表,才30分,不急35在去,到了35分,我打完卡走进车间,看到那大哥已经坐在位置上了,我刚坐下,大哥就问我你去哪里啊,这么慢?我当场就蛤?然后就不敢出声了,我旁边的小伙子也回来了,跟我说他们学校有很多人打架都被退学了,然后得意洋洋的说他没打架,他是自然退学的,然后我们那一排就笑起来,算是今夜份笑话吧,毕竟疲劳过度随便讲点段子都可以乐起来。

很快啊,天亮了,到8点了,开始统计件数了,我这排2100多件,对面那个大哥1700多件,他看了看我这边的机台没说什么就走了,我也很快出了厂,那时候还很精神(濒死前的状态?)回到宿舍前,门打不开了,我急啊,赶紧给同学发消息,说我进不去了,我同学说他们要多加班一小时干到9点,听到这我人就傻了,晚上8点干到白天9点,是个狠人,后来怎么开的门我忘了,反正一回宿舍立马就瘫倒在床上,一动不动,至于笔记本和高数课本,碰都没碰过,我也在床上想了好久,这样做下去也不是办法,要是真的这样过下去的话等于在慢性自杀,现在回过头来,如果我当时在这条路上继续干下去的话,那我现在会是怎么样,是富埒陶白?还是积劳成疾?总之,我很庆幸自己没继续走这条路,也许是我懒?

文末

至于为什么要写这一篇,是因为今晚上看了一个视频,看完后感触很大,随即有感而作。。。

与其成为不了人上人,不如去想办法改变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,让他们过得好,吃得香,睡得饱,生活安逸安乐自在这才是正道,这才是我们国家目前要做的事,但又有多少领导能看到呢?希望我能改变这个社会吧

顺便分享几条评论

每天看到环卫工人,快递外卖员,村里的穷孩子,每天过着忙忙碌碌又重复的生活,再想起土猪那句“他们过着一眼能看到死的人生”,我总是想,我真的是比他们优秀吗?土猪也真是比他们优秀吗?其实就是比他们幸运罢了,现在才理解初中学的那句“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”,理解了“今我何功德?曾不事农桑。吏禄三百石,岁晏有余粮”的时候,为什么会“念此私自愧,尽日不能忘了”。 – 摘选自视频中的一条评论

我也算是比较幸运吧,跌跌撞撞考上了一所还算OK的大学,最后奉上一句典中点的话,《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》

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;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;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: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——《新华字典》1998修订本关于冒号的例句

这放到现在是不是一个笑话,我想人人皆知,好了不写了,感觉真的要被ban,激动的话说得太多了。

2021年6月30日上午1:52

文章《电子厂一日游》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www.bilibili.com
Source: ななひら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嘉然
ななひら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